首页 >> 工作动态 >>协会新闻动态 >> “保密伴我行,护航新时代”保密宣传教育作品选登 锄奸行动
详细内容

“保密伴我行,护航新时代”保密宣传教育作品选登 锄奸行动

锄奸行动

 

(文学类   二等奖)

尹莉丹

“叮铃铃.....

“喂,请问哪位?”

“郭局,是我,王亮,出大事了!”电话里传来急促焦急的喘气声。

“别慌,慢慢说,怎么回事?”可能是被郭局沉着冷静的声音感染,王亮瞬间冷静了不少,深吸了一口气,“我们的行动又扑空了!”

“又扑空了?果然有问题。你先不要声张,回来再议。”

“好嘞,得令!”

郭言川放下电话,闭着眼靠在椅子上,看似很累,大脑却飞速地运转。到底是谁?这已是今年以来第六次抓捕行动扑空了,2011年以来,一直都找不到犯罪嫌疑人的消息,好不容易有点线索,居然又扑空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真的有内鬼?那么这个内鬼是在检察院还是在公安局?又或者说,是别的什么看似无关紧要的人员?他认真地梳理了所有接触过案件的人员,计上心来。

“郭局,怎么回事啊?又扑空?!我还就不信了,他还能飞上天去?气死老子了,这都几年了,不成刘钊这小子死了?”推门进来的是刑侦大队队长张虎,人如其名,声音浑厚有力,郭言川一时被震得有些发懵,思绪也被打断了。“张队,你就不能先敲敲门?我现在这身体可支不住你这狮吼功了啊。”张虎闻声嘿嘿乐,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哎呀,老郭你又不是头一回认识我,我这多少年来不都这样嘛。”“是啊,我这多少年来也让你吼惯了,你要是哪天声音小点啊,说不定我会以为你是什么人假扮的。”郭言川笑笑无奈道。

听到“假扮”二字,张虎突然脸一绷“老郭,你说这消息有没有可能是刘钊那小子放出来的假消息,声东击西?”郭言川点点头,“我也不是没有怀疑过,但是没办法证实消息的真假,只能前往实地查看,你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张虎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是啊,老郭说的没错,那么这每一次地扑空究竞是信息虚假还是信息泄露呢?张虎抬起头,刚想要和郭言川说什么,在看到郭言川的眼神后,多年的默契让张虎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有办法了?”郭言川点点头,“等他们从安阳回来再说。”

中午吃过饭,郭言川思考着这事具体细节应该怎么处理,女儿小娅看着爸爸严肃的脸庞,悄悄拉了拉收拾碗筷的张玉静,“妈妈,你看爸爸他怎么了?"张玉静拾头看了一眼沉思的郭言川,对女儿说:“小

娅去睡午觉吧,不要打扰你爸爸。”小娅乖巧起身,张玉静看到女儿关了卧室的门,放下手中的碗筷,坐到郭言川身边,“又遇到难事了?我也知道你不能说,我也不向,想着你闷在心里,对身体不好。”郭言

川握着妻子的手,点了点头。

郭言川的妻子张玉静是师大美术学院教授,举手投足间都充满了艺术家的气息张玉静边干活边和郭言川拉着家常,“我跟你讲啊,昨天碰到隔壁李力的太太了,说是有两幅画,他们看不懂,想让我

过去看看。”“那就去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张玉静点点头,不再说话。

下午一到单位,就看见王亮、金辉几个人在大门口站着,郭言川走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这几个年轻人围住,“郭局,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啊?”“是啊是啊,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几个小伙子你一言我一语连珠炮似的,郭言川脸板,“ 你们急什么?这儿是说话的地方么?慌里慌张像什么样子?还不赶紧签到上班!”

郭言川看着办公室里小伙子们殷切地目光,叹了口气,“实不相瞒,目前我也没什么好办法。怎么样?你们有什么想法,说说看。”

“郭局,我怀疑咱们里头有内奸!”王亮神神秘秘地说道。

“是啊,有内奸,就是你这个大内奸。”李力笑眯眯地冲着王亮说。李力是法警队队长,2007年从部队转业到检察院,大部分时间都在配合自侦工作。

郭言川静静地扫视着在场的每个人,听到李力的说话声,他突然想到中午张玉静提到的两幅画。李力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妻子没有工作,孩子才上小学一年级,老母亲还病着,作为一个老侦查员的直觉告诉他,这两幅画有问题。可是,这种事又怎能主观臆断。郭言川眼睛微眯,“老李,听说你最近新得了两幅画?”李力一愣,像是没想到郭言川会突然提起这事,随即说道,“是啊,有个朋友,认识多年了,知道我喜欢这些玩意儿,送了我两幅。”金辉是出了名的机灵鬼,连忙说道,“李队,听起来不一般啊,你可不能藏私,也拿出来让我们大伙儿开开眼。”“是啊是啊,也让我们这些个老粗们涨涨见识。”“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就是个画呗。”李力嘴上客气着,表情却显得骄傲起来。眼见大家都开始起哄,郭言川笑着骂道,“你们这群猴崽子,样样都少不了你们,行了,该干嘛干嘛,把手头的工作都做好了。”

郭言川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回想着刚刚观察到的细节,难道是李力?

“咚咚咚”阵敲门声传来。

“进来。”

“郭局,我有事项向您汇报。”进来的是金辉。

“嗯,门关上,坐下说。”

“郭局,我觉得李队有问题。”

“哦?说说看。”

金辉看着郭言川鼓励的眼神,稳了稳心神继续说道,“郭局,这次去安阳,有件事我觉得不对劲,但是不能确定,想跟您说说。”郭言川点点头,金辉继续说道,“我们去抓捕刘钊的途中,李队接过一个电话,像是怕被我们知道的样子,没说几句就挂了,我们到达目的地后,李队突然说身体不舒服,不能跟我们一起去了。等我们回到宾馆以后却发现他不在房间里,凌晨一点他才回来。我那天因为有点水土

不服闹肚子,加上扑空了没逮到人,也就没睡着,李队进门发现我还醒着,倒像是把他惊到了似的。我一直觉得那天李队似乎有点心虚,但也没什么证据。

金辉说完有些忐忑地看着郭言川,郭言川心中暗暗赞许,金辉这几年进步很快,比同一批进来的小伙子们要敏锐很多,“你说的这些情况其他人知道么?”金辉摇摇头,“不知道,我谁也没说,这种捕风捉影的事也不好说。”郭言川闻言点点头,“情况我知道了,你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们要不露声色,将计就计,狐狸尾巴总有露出来的时候!”

接下来的几天,金辉一直在关注李力的动向,除了收了几个快递以外,每天都是安安静静在办公室工作。郭言川也没闲着,跑了几趟公安局,和张虎把参与办案的人员过了遍筛子,大体上划定了范围,决定后续再观察。

这日,金辉到郭言川办公室,发现公安局张队也在,正准备离开,被郭言川叫住,“金辉,你进来,把门关上。”金辉应声关了门。“是这样,我和张队近日又得到了刘钊的行踪,我们决定挖个坑,让这内

奸自己往坑里跳。你先不要声张,此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届时我会说需要你们办理另起案件,我们来个守株待兔。

三日后,郭言川张虎一行人乔装打扮,人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临安市。“今天时间迟了,我们先住下,明天我们去银行查账。”郭言川说完和张虎对视一眼,两人就走了。剩下的人面面相觑,“走呗,老大都发话了。”王亮一招呼,众人跟着正要走,突然一个声音传来,“王哥,我有个小姨在临安,许久没见了,我想去看看她。”说话的是金辉,王亮点点头,“成,那我去跟郭局说一声。”“那谢谢你了啊。”王亮挥挥手,“别太晚啊。”

看见郭言川和张虎离开看不到人影了,李力掏出口袋里的手机,“郭局,我有个私事,处理完了我就回宾馆。”电话那头郭言川与张虎相视一笑,“好,注意安全啊,否则回去怎么给你媳妇交代。”李力笑了笑,挂了电话。

审讯室里,郭言川看着坐在对面的刘钊,“怎么样?想好了没?"“你们原本是抓不到我的。”“笑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啊?”郭言川拾手制止了想要继续骂下去的王亮。“刘钊,你以为你那点伎俩我们都看不出来?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吧。你是怎么躲过我们这么多次的抓捕的?”刘钊仍然低着头,“你们不是都已经知道了么,还有什么好问的。”

另一间审讯室里,张虎摸索着手里的文件,“金辉,说说吧,为什么给刘钊通风报信?”

“张队,你什么意思啊?我什么时候给刘钊通风报信了?你不能冤枉人啊!”

“冤枉?你看看这是什么!”张虎将手中的文件摔在金辉面前,是一份《电子检察工作记录》,还有张他与刘钊私下会面的照片。“冤枉你?你倒是说说,我们怎么冤枉你了?你以为你把矛头引向李力,我们就被你牵着鼻子走了?小子,和我们斗,你还嫩点!”

“好吧, 我承认,是我泄露了抓捕计划,我利用社交软件给他传递了消息,才导致大家这么多次行动扑空。”金辉垂头丧气地道出事实真相,“在看守刘钊的时候,他告诉我,他重金聘请了一个律师团队,他的事情,他绝对不可能承认,也绝对不可能定罪,他答应我事成了给我一笔钱让我远走高飞,还可以为我的母亲提供更好的医疗条件。”

“就这样你就被他说动了?你小子怎么这么糊涂啊!他自己本身就在劫难逃,他能给你提供什么啊,你说说你,年纪轻轻,大好年华,就这么断送了。我问你,你当初辛辛苦苦考上工作是为了什么?!你

做出这样的行为,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党么?对的起含辛茹苦将你拉扯大的母亲么?对得起你自己么?”一句句质问像石头一样砸在金辉的心上,最终抱着头失声痛哭起来。

张虎叹了口气,起身走出了审讯室,看见门外的郭言川,拍拍老友的肩膀,想说什么,又摇摇头,走了出去。

王亮看了看沉默的郭言川,“郭局,你们怎么猜到是金辉的?”郭言川看了看王亮,“你还记不记得我们说起李力的那两幅画的事?”“记得啊,当时我还觉得是李力有问题呢。”“是啊,当时我也有点怀疑,

但是当时金辉来找我,反倒泄露了他的行踪。他告诉我你们在安阳的时候李力行踪诡异,引导我认为李力的两幅画来历有问题,你也知道,我媳妇是美术学院教授,我让她去李力家看过那两幅画,那是李力

自己临摹的。然后,我去找了李力,他告诉我,在你们去的途中,他隐约发现金辉在用社交软件给刘钊发送消息,所以在临安时,我派他去跟踪金辉,这才有了照片上你们看到的内容。多好的小伙子啊,可

惜了!”

2016年,被告人金辉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0万元;犯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数罪并罚决定 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10万元。对被告人金辉违法所得赃款7.5万元,继续予以追缴。扣押在案的物品,依法予以没收。

2018年公开宣判,被告人刘钊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非法持有国家绝密文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郭言川看着坐在会议室的同事,“同志们,八年了,八年才把这个案子尘埃落定啊。金辉同志2012年考人我院,大部分时间从事自侦工作。他受党教育培养多年,思想滑坡却如此严重,在办理案件期

间给犯罪嫌疑人通风报信、泄露工作秘密,这在我院建院以来还是第一次。他的行为不仅辜负了组织对他的信任,而且给检察机关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痛定思痛,问题就是提醒,对金辉同志发生的问题,院党组态度是明确的,该担责的担责,该问责的问责,该追责的追责。我们要深刻吸取教训并以此为契机,开展警示教育整顿,教育引导广大检察人员遵章守纪,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杜绝思想教育上的‘薄弱’、管理上的‘死角’、制度上的‘漏洞’、监督上的‘缺失’,促进各项检察工作健康有序发展。”

 

 

(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检察院报送)


保密系统网站
省直单位
新闻媒体
友情链接

站群导航

网站首页 单位简介 工作动态 | 政策法规 | 甘肃保密 通知公告 案例与技术 资质单位 的建设 | 会员之家 | 会员风采 


手机:0931-8852639  
网址:http://www.gsbm.club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

陇ICP备19000644号    甘肃省保密技术协会